首页 >故事

记者探访艾滋病检测点来者心态各自不同惧怕

2019-05-15 01:17:13 | 来源: 故事

探访艾滋病检测点 来者心态各自不同惧怕染病

新桂-南国早报见习刘飞锋 蒋晓梅为遏制艾滋病的蔓延,几年前,桂林疾控部门和一些医院建立了艾滋病检测咨询点,开展艾滋病宣传教育、病人初筛和行为干预工作。12月1日,是第17个“世界艾滋病日”。于日前来到位于桂林市四会路的一个艾滋病检测咨询点,探访到一串鲜为人知的故事。进门需要巨大勇气11月26日上午,来到设立了艾滋病检测咨询点的该医院,但找寻了半天也没找到这个咨询点,只得走进一个设在走廊尽头的皮肤性病防治室。值班医生待说明来意后说:“这里就是你要找的地方,从2001年就开始正式工作了,只是没有挂‘艾滋病’牌,怕病人不好接受。”这位医生说,通过近年的艾滋病宣传,许多桂林市民都知道他们这个检测点,观念也慢慢有所转变,来此咨询检测的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。从初的每年几十人到上百人,今年可以达到200多人。而且,通过他们这个检测点每年都初筛出好几例呈阳性的病例,送自治区艾滋病确诊室确诊。值班医生说,“大多数人初走进这个门诊都需要巨大的勇气,显得比较害羞,经过我们的宣传劝导后才慢慢坦然起来。”来者心态各自不同据介绍,来此检测咨询都是完全自愿的,所以有不同职业、不同文化程度、不同年龄阶段的人,可谓形形色色。“但更多的是从事‘高危’职业和性活动比较活跃的青壮年人。而且来此检测咨询的人的心态也各式各样。”这位医生说,他们的心态大致可以分为“怀疑型”、“恐慌型”、“负责型”等几种类型。“怀疑型”。一次,一个在企业跑销售业务的中年男子忐忑不安地走了进来,说一次出差喝多了酒,经不住同事的怂恿,包了个“小姐”快活了一回。但回来后总感觉不舒服,后来到上查询了些资料,越想越怕,于是鼓起勇气来作个检测。这种类型的人多是从事宾馆、洗浴、桑拿、美容等行业和经常出差的“高危人群”,因为经常发生“高危”行为,所以常产生怀疑心理。“恐慌型”。一次,一女士慌慌张张地走进门诊,说她身上近来长出了很多红疹,口腔也溃疡了,而且还掉眉毛,是不是在打针时感染艾滋病了。医生询问了她近来的所作所为后告诉她,这些不是艾滋病所特有的症状,而且她的行为几乎没有感染的机会。一个曾有过不洁性行为的男子来作检测后,得出了阴性的结果,但他非常不放心,问是不是搞错了血样、是不是检测试剂有问题,而且检测准确率也没有100%,他也许就是“漏之鱼”。医生再三告诉他,他已经过了“窗口期”,已经没有问题,这时他才将信将疑地走了。“负责型”。这类人对艾滋病比较了解,完全是抱着一种坦荡、健康的心态来的。有一对恋人因为职业的原因经常出差,在结婚时虽然取消了强制婚检,但他们还是主动来进行了艾滋病检测。“这样才能互相放心,也是对下一代、对社会负责。”“怕看到阳性报告”接受采访的医生已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几十年来。他坦率地对说,艾滋病是一种严重的传染病,从事这一工作要说没有心理压力那是假话,但他们是医生,防病治病是他们的天职,怕也得干。只是在工作中尽量做好防护工作,注意保护自己。“更大的压力是心理负担,每次检测出一个阳性病例都感到特别残酷,特别痛心和惋惜。”一次,一个昆明来的女士,男友是吸毒人员,后来他们分手了,但在一次献血时被发现血样可疑,于是来进行艾滋病检测,结果被检出阳性。当她拿到检测报告时,顿时惊恐得号啕大哭,精神几乎顷刻间崩溃。这种时候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。“等待检测结果更是一个非常紧张、难熬的过程。”医生介绍说。采访间,一妇女蹑手蹑脚地走进来问医生:“检测报告出来没有?”医生说:“昨天不是告诉你下午来拿结果吗。”她不好意思地走出去,但一直在走廊上心神不定地来回踱步。后来,她又央求医生在下班前将检测报告做出来。“关键是改变不良行为”医生说,检测点虽然已经建立多年,但开展工作仍然面临许多困难。“难的莫过于消除人们的心理障碍了。”医生给说起了开展工作的基本过程:“消除心理障碍后,我们才进行实质性的询问,这时病人才肯讲实话。比如问‘你吸过毒吗?是否有不洁性行为?卖过血吗?’等等,从而了解是否有可能感染艾滋病毒。随后要征求病人的意见,问他是否作检测,并进行心理辅导,比如问‘你先做准备,决定是否做检查。如果做了检查,你有接受事实的心理条件吗?如果检查结果出来,说明你没有感染艾滋病,那当然是好事。如果有呢,你能承受得了吗?’等,还要与病人签订‘同意书’。”这位医生说,艾滋病并不可怕,重要的是要改变不良行为。设立检测点的意义不仅在于进行艾滋病宣传,更重要的是进行行为干预。比如对检测结果呈阴性的人,告诉他以后不要从事可能感染艾滋病的“高危行为”,以真正远离“艾魔”,对结果呈阳性的病人,则教育他从此彻底改变自己的行为,不要再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,不要再给家人、朋友、社会带来危害。